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年一中 > 校庆征文
感受与感动
编辑日期:2012-9-1  来源:安庆一中  作者:admin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感受和感动

 

叶卫东

 

作为一个报纸副刊编辑,在从2004年至2006年跨越三年的时光里,有幸以安庆日报下午版这个载体,和安庆一中合作,成为该校“百年校庆征文”的一个主要编辑者。我感到十分荣幸。

至今为止,本次征文已发出文稿百篇,受众面广,社会影响大,征文活动非常成功。更重要的是,它以独到的视角,进一步完善和充实了皖江文化的历史内涵。在编发征文稿件的过程中,对我来说更多的是感受安庆一中的历史,同时认识和了解更多的作者,并在感受的过程中不时产生深深的感动。

有很多夜晚(特别是夏夜),我喜欢一个人到一中校园里散步。校园幽而不暗,花池和草坪上空清气缭绕,夜风和头顶上的星星共相闪烁。一棵棵老树和我迎面相遇,很自然的,我由老树而联想起安庆一中的历史,以及现实的辉煌。置身其中,恍惚间,我似乎对一中也产生了学子归来般的感怀。刹那间,有一种温情流过心田。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母校情结”,我的母校是长江对岸的一所小镇中学。极为普通,朴实无华。但它同样是我终生不能遗忘的地方。它很远,又很近。母校的令人难忘,除了曾经留下过少年梦想的教舍,更多的可能就是曾经日日相伴、言传身教的老师了。在人生的许多时刻,追忆和怀想伴随着我,记忆中缓缓闪过已逝父母的面容,然后就是曾经教过我的几位老师的身影了。而参与这次征文的近百位作者,同样有着深深的“母校情结”,他们把充满怀想与追忆的“个人历史小屋”中关于一中的片断往事,以真切的语言表述出来,因此而流溢出浓厚的情感色彩,读来朴素而动人。这些作者或是长者名家前辈,或是中青年学人,他们都曾在近代中国的不同历史时段,与安庆一中有过亲情纽带般的联系。通过征文,他们和安庆一中的百年历史又一次发生了某种关联,从而也让自己进入或回复到一所学校的百年历史长河。他们是历史语境中坦诚的叙述者。现在,由许多历史小屋组成了一个“历史胡同”,这条“历史胡同”就从某些方面,生动地呈现出安庆一中的百年流程。其人文价值不言自明。

这次征文,又分为两个选题范畴,一为“名人与安庆一中”,另者则是“我与安庆一中”。在编辑过程中,我们对于名人的理解和界定,有时不免产生一点疑惑:达到何等标准谓之名人?现代汉语词典上对于“名人”的词条是这么说的:著名的人物。仅此而已。何为著名?仍然是汉语成语词典:有名。解释得就是这么简洁。这给我们对于“名人”的理解留下了很大的空间。而我则认为,凡是为后人所怀想,所念诵的前人,都已经具备了一定程度的“名人”属性。这个理解可能不十分全面和准确,但却有某种层面的认知属性。一中有许多名师,更有许多“名学生”。统而言之,他们都是奉献于社会,并累积了名望的人。至于“我与安庆一中征文”,它所包含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作者从个人所感所想着笔,真诚确切,感人至深。这些常常荡漾在他们心中的往事,犹如岁月酿出的美酒。未饮先醉,醉而放歌。

已经流逝的社会历史,其当初和时间同步时的形态无疑是纷纭杂陈的。后人在编写历史时,无疑要“删繁就简”,记述一些非常鲜明的事件和人物。所以“大事记”之类的文体十分常见。但一个时代的形态总是林林总总的,脉络繁复的,要真实的再现它并不容易。这就需要有大背景中的小人物,小细节来烘托补充。凡人其实不凡。所谓细枝末节,对于了解某一时代的丰富和广袤,以及它的不可复制性,也是不可或缺的。作为一中历史的旁证和补充,在本次征文中,写作者对于某一校工、厨工或家属院老人,以及更多容易被忽略的人和事的关注和记述,我认为就有这样的意义。

遵照我非常尊敬的朋友、安庆一中周诗长校长嘱托作此文,为即将结集出版的“一中百年校庆征文”说上几句。深感功底和学养不足,甚为不安。是为序。

                                  

 甲乙     2006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