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年一中 > 校庆征文
胡适与陶行知曾在安庆一中作演讲
编辑日期:2012-9-1  来源:安庆一中  作者:admin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胡适与陶行知曾在安庆一中作演讲

 

安徽省望江县沈冲乡  田荣

 

在安徽近代史上,安庆一中曾是当时的安徽省城安庆市区内一所非常有影响的新式学校(堂)。因此,但凡省内外的著名学者或社会活动家等到宜城安庆讲学之际,其时的安庆高等学堂与安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均为安庆一中的前身),皆总要邀请这些学者名流到校为广大师生作学术演讲。此中便有曾对我国“五四”新文化运动有过一定贡献的胡适先生,以及终生致力于我国平民教育事业的伟大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等。

据有关史料记载:陶行知先生于19185月第一次来安庆时,曾先后应邀分别到当时的安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亦系安庆一中的前身之一)和安徽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为两校师生作过演讲。其时陶行知先生的演讲辞共分为六个部分,围绕近代师范教育分别讲述了:一、教育是最有效力的事业;二、教育是一种快乐的事业;三、各种教育之职业皆须视为平等;四、教育为给儿童需要的事业;五、教育为制造社会需要的事业;六、教育为师范生终身的事业等。根据记录后整理出的演讲辞显示:陶行知先生在即席演讲中讲得痛快切实,发挥尽至,让闻者无不兴起。

尤其是陶行知先生在当时的演讲中,坦言他主张“教育造国”,而反对鼓吹“教育救国”。他说:“鄙人谓教育能造文化,则能造人,则能造国。今人皆之教育能救国,但救国一语,似党国家已经破坏,从而补救,不如改为造国。造一件得一件,造十件,得十件,以致千百万件,莫不皆然。贫者可以造富,弱者可以造强。若云救国,则如补东扯西,医疮剜肉,暂虽得策,终非至计;若云教育造国,则精神去自有趣味生焉。”由此至今看来仍有深刻的教化之益,足想在当年对两校师生影响之深远。

胡适先生曾在安庆一中的前身——当时的安庆一中与安庆第一师范等处作演讲,则是于19218月上旬他应邀来安庆讲学期间。在他赴宜城历时五天的讲学中,胡适先生先后在安庆一中(安庆第一师范)、教育研究会等处,分别向安庆学界人士和青年学生作了诸如《实验主义》、《学生运动会》、《女子问题》、《国语运动与国语教育》以及《对于安徽教育局的一点意见》等专题演讲,较系统地阐述了他的教育观点和对国民教育的主张。

其外,胡适先生在安庆的讲学之余,还应当时的安庆教育界约请,先后游览了安庆城内的“菱湖公园”、“迎江寺”,还登临“振风塔”、“大观亭”等历史人文景点。事后,他还曾以优美的笔调撰文,描述了安庆的风光景胜。而在此之前的1921617日,胡适先生在惊闻安庆“六二”学潮中,安庆一中的学生姜高琦烈士壮烈牺牲的经过之后,他立即怀着痛悼义愤的心情,奋笔写下了《死者——为安庆此次被军人刺伤身死的姜高琦作》一诗。这首诗后来被收在胡适的诗集《尝试集》中。其诗的全文中:

“他身上受了七处刀伤,

他微微地一笑,

什么都完了!

他那曾经沸过少年的血

再也不会起波澜了!

我们脱下帽子,

恭敬这第一个死的。

——但我们不要忘记!

请愿而死,毕竟是可悲的!

 

我们后死的人,

尽可以革命而死,

尽可以力战而死!

但我希望将来永没有第二人请愿而死!

 

我们低下头来,

哀悼这第一个死的。

——但我们不要忘记请愿而死,

毕竟是可悲的……”

 

胡适先生的这首诗为反对封建军阀的斗争留下了一个侧影,为安庆一中的学生姜高琦烈士竖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也为胡适先生自己在其思想发展道路上留下了鲜明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