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友讯息
【校友撰文】嘱托
编辑日期:2016-1-4  来源:安庆第一中学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嘱 托
杨其广


  【编者按】杨其广,安庆一中校友,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金融时报》总编,《中国金融家》杂志首席经济学家、专家委员会主席。
  
  1993年9月1日,我作为金融时报总编辑,参加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人民银行全国分行行长反腐败工作会议。当时兼任央行行长的朱镕基同志到会讲话。他说,“1988年我在上海工作时讲过,‘人不畏我严而畏我严,人不服我能而服我公,公生明,廉生威’。周谷城先生(中国著名历史学家、复旦大学教授、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听后,说这段话讲得很好。”

  接着,朱镕基说,“这段古代名言我从小就会背诵,就不知道是谁说的,你们大家有兴趣就帮着查一查,查到出处后能把它完整地背熟就好了。”

  这是镕基行长的重大嘱托!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这段古代名言。当时我反复琢磨,觉得行长讲这番话至少有三层意思:其一,他从小就会背诵的精辟古训,至今还没有找到出处,多少有点遗憾;其二,中国古人的为官格言,其间不少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精华,今天读起来、背下来仍然使人深受教育;其三,更重要的是针对性强。金融系统管钱、管物,处于管理国家和人民财富的最前沿,应该是廉洁圣地,来不得半点腐败。因为无数事实证明,金融的腐败,官吏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是滋生和助长其他腐败的重要原因。

  我查找“公生明,廉生威”这段经典名句,从阅读先秦历史资料开始。当我一页又一页翻阅《荀子集解·不苟》时,突然眼睛一亮,“公生明”三个字跳入眼帘。但接着往下看时,行文是“公生明,偏生暗……”,讲的是见到这东西好的一面时,要想一想这东西不好的一面,与廉政内容毫不相干。后来,我又翻阅了许多古代经典读物,却连“公生明”的字样也找不着。

  听说国家图书馆那里书多、齐全,我在那里还真找到了一本厚重的《官箴全书》,感到喜出望外。这本书的作者是清代名幕汪辉祖,几十年的幕府生涯使他对社会和官场看得入木三分,其著作也成了“居官者皆宜日览”的必读书籍。我想这下总算找到了!但打开书本逐页、逐篇、逐句细心又细心地阅读、查找时,始终没有见到“公生明,廉生威”的影子,这让我大失所望。

  此时我想,既然镕基行长从小会背诵这段话,但几十年也找不到出处;既然博古通今的周谷城老先生称赞这段话很好,但也不知道它来自何处,那么,这段古训很可能是民间的口口相传,史书根本就没有记载。

  话虽这么说,但我心中对查找这一《官箴》之事怎么也放不下。1997年4月,我们报社捐资兴建的延安金时希望小学建校一周年,我在赶赴庆贺的归途中路过西安。早就听说西安有全国规模最大的碑林,那里展有各代碑石一千多块,碰碰运气看在那里能否找到“公生明,廉生威”这一段话。

  我的运气还真好!当我在西安博物馆参观时,偶然在展厅的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发现斑驳脱落的一块石碑,上面就刻着镕基行长嘱托要找的那段古代名言。我兴奋不已,赶忙抄下这段文字,之后在博物馆出口处还找到一本《西安碑林古刻集粹》买下来,在学画铺中又买到了原文字样的拓片。 

  这段传世名言的全文是:“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这幅谓之《官箴》的书法作品,是明代山东巡抚年富(1395—1464)所撰写,整体庄重而平稳,书中横、竖、撇、捺、点等落笔和运笔显得峻峭、浑实、锐利、酣畅,可谓笔笔精到,字字珠玑。

  据考证,“公生明,廉生威”的《官箴》之言,最早出自明代河南渑池人曹端(1376—1434)之口。曹端是明初著名的理学家,是被史学家称为“明初理学之冠”的大学者。明永乐初年,他在霍州署衙担任学正,首倡为政要“公廉”。永乐二十二年(1424),曹端的弟子郭晟科考中举,赴任前向他请教为政之道。曹端说,“其公廉乎?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郭晟深服其教。

  后来此话不胫而走,传至巡抚年富那里,他对词句稍作改动,增加了“公生明,廉生威”,并用恭楷书写,一时成为规诫官吏清廉为政的格言。年富历事明成祖、明仁宗、明宣宗、景泰帝和明宪宗五朝,先后在地方和中央部门任职。《明史》载,他是一代廉吏,无论到哪里,都能清廉刚正,始终不渝。

  旧时,各种为官戒规的《官箴》风行官场,官员们各自将自律警言,刻石树碑于官衙,以作座右铭。但众多的《官箴》都没有这个“公生明,廉生威”的《官箴》出名。山东泰安知州顾景祥于明孝宗朱祐樘弘治十四年(1501)八月,最先将此《官箴》刻碑立于府衙内,以儆官员。明代山东曲阜县人郭允礼,在正德十六年(1521)任无极知县时,也在任所题此《官箴》,镌刻于石,传之后代,为世人欣赏和仰慕。

  清代名臣颜希深(1729—1780)、颜俭(1757—1832)、颜伯焘(1792—1855)祖孙三代,是此《官箴》广泛传播的继承人。清乾隆二十三年,泰安知府颜希深在旧科房的残壁中发现这一《官箴》,将它移到署内西边走廊,以鞭策自己和教戒属僚,并将其作为颜氏家训传诸后代。后颜氏祖孙三代严格遵守《官箴》,连出四位督抚。他们每履新职都携碑上任,以警戒自己。清宣宗道光二年(1822),颜俭之子颜伯焘赴任陕西延绥道台,携其父所刻《官箴》刻石上任,西安碑林的《官箴》刻石,正是颜伯焘所为。

  “公生民,廉生威”的《官箴》中仅有36个字,但字字警策,句句药石,分量极重,成为明清以来一些官吏从政为官的清规戒律。它诠释为官之本最重要的莫过于两点:一是公,二是廉。其意为,下属敬畏我,不在于我是否严厉,而在于我是否廉洁;百姓信服我,不在于我是否有才干,而在于我办事是否公正。公正则百姓不敢轻慢,廉洁则下属不敢欺蒙。处事公正才能明白是非,做人廉洁才能树立权威。

  找到这一《官箴》出处,再加以严密考证、掌握了它的来龙去脉后,我于1997年5月整理了这些材料,并把碑文做成复印件,写了一封长信,委托中国人民银行殷介炎副行长转呈朱镕基总理。同时,我把碑文放大、装裱悬挂于自己办公桌正上方。后来,《官箴》刻石的复印件在一些同志中较为广泛地传开,在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领导及秘书的办公桌玻璃板下,也压着这段名言的微缩复印件。

  寻找这段古训前后约近四个年头,这段极为难得的经历,对我的确是一个陶冶情操、洗礼心灵、升华人生的过程。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这段为官名言却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中,使我真正寻找到了为官的真谛。我们要铭记古人的训诫,以史为镜,尤其是领导干部要从自身做起,不仅廉政,还要勤政。什么叫做领导?我的体验是:领导就是多干些活,多吃些亏,多受些气,多办些实事,还要多一些担当。

(本文发表于《安庆晚报》2015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