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110周年校庆
【110周年校庆】校庆另类感言( 84届校友吴靖斌)
编辑日期:2016-10-1  来源:安庆第一中学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前面的话

母校校庆,我也代表母校的另类一族(学渣或类学渣)写一篇,个中滋味,自有心得,现在回想,虽阴影重重,却也豪情万丈。

安庆一中——我的痛并快乐的青春

                       ——母校110年校庆随感

因为校庆,这几天群里热闹起来,各地校友纷纷贺信,大咖们意气风发,美文连连,就连平日里看似油滑之徒也一本正经,貌似真诚地回忆中学时光,赞美感叹,一派祥和。

每到此时,如小肥子我之类一般噤若寒蝉,深潜入水,在旁暗暗喝采、默默喝醋,忍不住弄二两烧酒浇一浇泛上心头的酸。

1984年那个闷热的夏天之后,再没踏进母校一步。母校的变化也只是在影像中、文章中、言谈中略略感受。最近的一次是2014年春天回宜,在母校新大门处用手机留了影。新大门果然雄伟巍峨,气势非凡,小肥子门口一站,顿时怯了三分。偷眼学弟学妹们高傲地叽喳雀跃,青春逼人,顿觉自惭形秽,赶紧闪躲一边。

关于母校,自九一六中学到安庆一中,虽说三十年弹指一挥,但印象已真真切切模糊起来。花花草草,想必是有的,桂花香应必不可少,但那时却从未让它沁入过心脾,现在闻到桂花香也只能想到遥远的另一所学校。我的母校,您的桂花树在哪儿呢?

初中那年,带着无比骄傲自豪的心情,挂着九一六的校徽,沿着宽广的人民路(那时的马路真宽呀),跟着同班美女吴同学的身影,一路轻快地蹦跶到中医院拐角早点摊,香喷喷的葱油大饼裹上金晃晃的油条(有时要适当奢侈一下),幸福的九一六中学生活开始了。

初中最为快乐的时光是打乒乓球,因为乒乓球台离教室不远,又加上刚学,球瘾奇大,每天课间十分钟是必须抢球台的。同班的刘(向阳)同学少年体校出身,球打得出神入化,同学们排队与他打,一人打二球,直到上课铃再次响起,带着满头大汗再直奔教室。

因为乒乓球,中午曾假借抄词语想提前到校,被严厉的老妈讯问,居然与球伴俆(斌)同学口供一致,上学路上,两人互致敬意,互相佩服,乐了好久。

初中时学校里还是有很多活动,那时就经常见到韩同学(号称老五)、王(桥)同学一帮跟着漂亮的音乐老师弹琴唱歌,据说是台湾最新的校园歌曲,真好听,好羡慕。

因为老爷子的要求:考不进一中,这书就别念了。中考前也就有了思想准备,总算磕磕绊绊勉强进入一中。但从此,痛并快乐的高中生活开始了。

第一学期末,一个冬日的傍晚,因为成绩倒数而与夏(斌)同学躲在体育场草地上晒太阳,不敢回家。还是因为成绩差,缠着学霸同桌江(志东)同学请教学习方法、作息时间,请教李(文正)同学如何提高化学,请教吴(峰)同学如何提高物理,一圈下来,他们只是三言二语:简单,三画二画就解决,留下一头雾水的我慢慢消化,独自神伤。

痛苦的日子总是那么漫长。家里条件不好,多数时间只是与胡(庆生)同学借着三中的一间办公室来自习苦度,期间也曾经历老爷子的暗访。因无他人干扰,又无学霸施虐,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走进了高考。

当然有快乐的事。高一时,我班几位学霸喜欢唱歌、弹琴,那个著名的老五虽不在我班,我也见识了高人。王同学的数学不仅在初中时已取得全国大奖,他的一手二胡,小学时在市里就已获奖。一次晚会,王同学一曲《二泉映月》,全场鸦雀无声,用学弟学妹们的话说,惊呆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他的一套十二把口琴,《啊朋友再见》也亮瞎号称音乐才子的另一位学霸王(羽)同学。还有一位袁(先明)学霸,能把整个《天仙配》从头至尾所有歌曲唱出来,好大一厚本曲谱,韩同学要是见了,估计只能呵呵了。他们经常在教室后面一起唱歌、抄谱、识谱,我也有兴趣,凑着与他们玩,还真跟他们学会了识谱。

对了,高中还有一大乐趣,蔡(军)同学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套《书剑恩仇录》,这些好东西自然加害不了学霸们,但如我等却如获至宝,废寝忘食——原来读书也可以如此享受!回头细想不对,这家伙如此阴险要对我等雪上加霜?不过也要感谢他,是他引领我等一窥金庸大侠风采,这个爱好一直保留至今。

还有就是踢足球了。天黑后的操场上,总是有一帮学霸袁同学、张(家友)同学、万(代胜)同学等矫健的身影,球场上纵情驰骋,单双杠上自由翻飞。当然也有如小肥子类同学深好此道,居然也流连忘返,与学霸们你来我往,多会被明察秋毫的班主任谷老师发现,小白同学曾当场被抓现行,只好灰溜溜回家。

再必须要说的就是美女同学了。那时学习不好,自然自卑,不敢搭讪,但是能天天见着美女同学,有美女同学养眼,也算乐事。那时男女同学虽不说话,还是有不少接触,假日经常一起自行车郊游,一起吃汤圆,这些自然没有小肥子之类,也都是最近才知道的,只是亏了咱班那些迟钝的学霸,亏了那时的风景、风情,尤其是方(文龙)同学。

最后要说的是,这么多痛并快乐的日子,依然有着刻骨铭心的感恩与温暖。因为智力或其他原因,总是让老师们心疼不已,看着小肥子这样可人,老师们尽其所能,各显神通,竭力挽救。忘不了方向东老师的谆谆善诱,牺牲自己休息时间对小肥子类同学嘉恩辅导,忘不了谷寿平班主任带病授课,忘不了同学们的无私帮助,忘不了美女们的默默关心(这点应属自作多情)……

所以,一中母校,面对您今日的辉煌,小肥子类只能默默祝福,暗暗祈祷,我类深知,母校一直带给我荣耀,我给您呢?

我相信,如小肥子类学渣一定如我一样,希望下次回母校时,不再胆怯,不再彷徨,因为只想告诉母校,小肥子回来看您了,虽平凡,也仍在努力,只是不敢、不想让您失望。

今天,陈(文贞)同学说要陪我去阔别三十多年的校园走一走,是让我闻一闻未曾领略的桂花香,还是让我重温当年的物理、化学?

               84届 高三一班吴靖斌

2016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