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园新闻
【国际交流】我校两名优秀学生参加2016年AFS国际文化交流项目
编辑日期:2016-9-29  来源:安庆第一中学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编者按】AFS国际文化交流项目是教育部委托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负责执行的教育交流项目。此项目旨在推动教育领域的国际交流,向更多中学生提供开阔视野、参与国际教育文化交流活动的机会。2016年暑期,协会在全国项目学校选拔了70名优秀中学生赴全球7个国家参加了AFS国际文化交流短期项目。我校推荐了2015级2名优秀学生童莹莹、鲍源骞参加了项目选拔,成功入选丹麦文化体验国际夏令营项目。


My heart leaps up for Denmark

(为童话之国怦然心动)

飞机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颠簸,横穿了整个俄罗斯国土,徐徐降落在荷兰的首都----阿姆斯特丹。很明显,我们需要再转一次机,国内直飞丹麦的航班奇贵。

三小时后,我在夏校的大巴上,睡得不醒人事。

part 1.

一个星期后,我已经适应这里晚上十点才落山的太阳,只持续半分钟的暴雨,和寒冷的夏风。宿舍与教学楼不过两分钟的步行路程。周一周三周五上午是英语课,周二周四我选修了丹麦语课,每周三下午短途旅行,周五下午进行派对准备。至于周六,校长Neils带我们去城市中心购物,而周日嘛,就完全free了。

欧洲的课堂上很少注重理论的灌输,而是花费更多的时间让学生们去自己进行热烈的讨论。教师们也常常会捕捉到学生们智慧的火花,这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技能。

相较于西方人的开放,东方人的含蓄内敛在西方人看来就是"no communication "(无交流),可是难道情感的丰富一定要通过肢体,语言才能表达得淋漓尽致吗?文化的多样造成了相互的不理解。来丹麦的第十一天,我就躲在房间里偷偷地了眼泪,而不是因为想家。

part 2.

第三周,在哥本哈根度过。

小美人鱼,克伦堡,克里斯蒂安那自由城,维京海盗船,我实实在在地踏足了之前只有在电视上才出现的地方。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当然还是自由城。里面是一个与丹麦政府格格不入的小地区,里面实行No photoNo running的奇怪规定。空气中隐隐有橘子叶的气味,许多醉汉们扎堆在一起,斜这眼睛打量我们,大概是很少见到黄种人姑娘吧。后来出了自由城,教师Bettina告诉我橘子叶的气味来自于大麻,自由城里面是允许大麻交易的。

怪异的地方,我却流连忘返。

. . . .. .

安徒生说,仅仅活着是不够的,还需要有阳光、自由,和一点花的芬芳。

生活在最幸福国度的人之所以幸福,是因为懂得幸福,知道自己想要的,那更是求之不得。

part 3.

这是一次被宠坏的旅行。

2016年觉得自己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来到了Ranum Efter School

最后一个星期,和前面几个星期没有区别,悄无声息的完结了。

不舍会由浓转淡,思念会由重到轻。人最宝贵的东西,还是经历。

                              ----高二12童莹莹


 

 




去往最幸福的国度

                                ——丹麦游学见闻

    七月初,中国的盛夏已翩然而至,南方热浪滚滚,而对于刚刚到达丹麦的我们,即使阳光灿烂,却宛如初春。

    在这样的好天气中,我们开始了这次为期四个礼拜的丹麦游学行程。

我们从机场坐大巴到达位于市郊的学校,沿途尽是大片大片的农场,零星点缀着几个人家,是一派田园风光的静谧。同去的中国人不多,英语流利的更少,语言将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我们所在的这所寄宿学校是Ramun Efterskole课程丰富,周一周五上午教授英文课程,周二周四教授丹麦语和丹麦文化,或者也可以选择科学课。每个星期都有不同的选修课程:航海,皮划艇,烹饪课,骑马课,设计课。周三一天学校会组织短途旅行,像一次新奇有趣的探险。周五晚上还有有趣的party活动周六是专门的购物时间,而周日没有安排,任由大家随意玩耍活动。

我们参加项目的时间短,因此只能住到学校分配的宿舍里。与我同住的是一位意大利人,英语与我一样生涩,每次交谈都是口语加手语,一来二往习惯了,我回国的时候甚至一下子无法适应中文交流了。

第一周我选报的是骑马课。我这人胆子小,开始甚至不敢靠近马匹,虽然一周里三次课程之后,我仍然抱不动马鞍,但是能自己上马倒也算进步了?不过骑在马上,穿过层层丛林,的确是难得的体验之一了。

第二周我选报了烹饪课,分为三组,组员们团结一致所做出的菜肴可能就是自己的午餐又或者是晚间夜宵。当然,可不能怪我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平心而论,这些特色食物不但比不上我国八大菜系,估计连家常菜也不好相提并论。

晚间活动一直都是丰富多彩的,即使有些时候也会觉得有一点累人,因为在一天课程之后,总是会想着把自己扔到床上去。但是每一次晚间的比赛也好,单纯的游戏也好,似乎都让我们更加亲密,无分种族或者国家。

第三周是我最爱的时候之一,因为我们启程去往丹麦的首都哥本哈根。哥本哈根新港,歌剧院,圆塔,克里斯蒂安自由城……以前从不知晓的一切,统统向我敞开大门。这里是国际性的大都市,一路上可以碰到好几个中国旅游团,甚至开着店铺的中国商人,但是最多的还是中国餐馆。

这里有永远避不开的热狗摊,有安静的水,有喧嚣的游人,有祥和的老人读书看报,也有像自由城一样的狂放不羁。但是最大的基调还是温和美好,正如丹麦。让人忍不住沉溺其间。

可是到底是多情自古伤离别,最后一周的一切都让我心怀感念与不舍。

最后一周我报了设计课,这个课程十分轻松,少许的甜点,静谧的阳光,一个下午就悄悄溜走了。

就在这最后一个星期里,我画了许多幅画,不是相机定格不了,而是出于一种不舍的心情,刻意拖慢了时间。

第一个星期举办color party了,第二个星期的主题是睡衣,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最后的晚上的离别派对。

作为一个对服装毫不敏感的人来说,我没有任何礼服,因此更不会带礼服到最后的派对上。两位热情的外国姑娘一左一右拉我上楼化妆,借我礼服。真的十分感动,仿佛感受到全世界对我的微笑。

其实我还是有很多很多不足,比如内向,比如棱角过甚,难以左右逢源。这次走出国门,让我看到了让人燃烧起来的热情,看到了毫无杂质的明朗,也有互帮互助的扶持;当然也会有奚落,会有人偏见,会有人自私。但是依然让我学到了很多,借鉴了很多,甚至成长了很多。

离别的时候,我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落了泪,希望有一天,我还会来到这里——真正代表着我最爱的祖国与记忆里美好的国家握手。

                高一十二班

                 鲍源骞